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我叫夏安洁,这是我一度珍藏在脑海里的记忆,是最开心的,也是最悲伤的记忆。记忆里那个挂着暖暖笑容的男孩儿,曾经是我发誓要用一生去守护的人,现在却成了我心底的一道疤。我到西安自还记得,那一年,我们在学校操场过生日的情景,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宁愿用我的一切去交换......

1.png

那是何铭第一次给我过生日,也是我从未奢求过的一次生日。送给他的玉佩,是我最喜欢的龙凤佩,这对龙凤配饰我最喜欢也是最真实的东西,我把其中一半龙佩送给了他,希望他能明白其中之意,也希望他能明白我的心意。只可惜……他最终还是没有明白。

我的生日在落叶如霜的深秋,是个既诗意又伤感的季节。在这个霜华浓重的季节里,到处充满着浪漫的气息,漫天的落叶飘洒在校园里的每条小路上,像极了偶像剧里男女主角约会的地方,我正和何铭坐在操场中央的草地上,在生日蛋糕上插着蜡烛。

“喏,这玉佩你收好别丢了,这可是我最重要的东西,就算是丢了命也不许把它丢了!”我玩笑道。顺手揉了揉他松软的头发。

“这倒是稀奇,哪有自己过生日还送别人礼物的?”何铭笑道,他手戳戳我的脑门,

“再说,这么重要的东西,我可不敢要,万一丢了,你不是要杀了我?况且,我平常最容易丢的东西就是这玉佩或者玉石之类的了。”

“所以让你好好保管的!敢丢了有你好看!”我掐掐他的脸说道。

何铭一边躲着我的手一边求饶:“好吧好吧,我的大小姐!我遵命还不行。”

我笑了笑,像抚摸猫咪一样摸摸他的头说道:“对啦!这才乖嘛!我就喜欢听话的孩子。”

“好啦!今天你过生日,我买了蛋糕,我们一起吃。”

“好啊好啊!有蜡烛吗?我要点蜡烛!”

“当然有,给你点三根,哈哈哈哈!”

“何铭!你又欠收拾了是不是!”

那是我在寒冷深秋里唯一的一段温暖记忆,我曾深陷在那段记忆中无法自拔。暗恋是一个没有结局故事,我日日夜夜在这个故事里辗转,沦陷在每一个午夜梦回中。都说酒精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麻醉剂,后来,我也依赖上了这种麻醉剂,来缓解内心爱而不得的痛楚。

梓瑜是我同宿舍的小姐妹,也是我的好闺蜜,和何铭也是好朋友,一天晚上,我们在一起吃过饭之后,我醉了。我不知道那天我是怎么回到宿舍的,只记得那一天,是我第一次喝醉,身体很轻像是所有的灵魂都离开了我的躯壳。这对于从来没有醉过的我很是新奇,原来喝醉的感觉竟是这样。耳边模糊地传来了室友的声音,而我却已经听不清楚她说了什么了。

“夏安洁!你不准再喝了!”梓瑜生气地夺下我手里的啤酒罐。

“我……没醉!你把酒给我......”我迷迷糊糊的说道,胡乱地摸索着啤酒罐。

“不就是今天跟何铭吃了顿饭吗!你至于大晚上没命的给自己灌酒?!”

揉揉梓瑜的脸傻笑道:“嘿嘿嘿……没事啦!我,我就是高兴!只要能见到他,我就高兴!呵呵呵……”视线渐渐模糊了,鼻子有点酸酸的,脸上有凉凉的东西流下来,我倒在梓瑜怀里睡着了。

梓瑜看着怀里熟睡的女孩儿又生气又心疼,她气呼呼地擦掉女孩儿脸上的泪水:“真是个傻姑娘,唉!为了一个何铭,你这是何苦呢!”怀里的女孩儿在梦中还在不停地念叨着:“何铭……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一下我呢?

梓瑜瞪了一眼睡着得夏安洁说道:“你就是个傻帽!”

爱一个人本来就是飞蛾扑火不计代价的,哪怕他把你伤到体无完肤,你却依然爱他爱的义无反顾。我,就是这样……

我终于鼓起勇气把何铭约了出来,晚上的音乐广场放着情歌,虽然到处都弥漫着初冬的浪漫气息,但不断飘入耳际的情歌却让我和何铭之间的气氛有点小尴尬。

“何铭,我要给你说件事。”我有点不敢看何铭的眼睛。

然而何铭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难为情:“什么事啊,这么神秘的?”

我纠结了半天终于小声问他:“呃,那个,我……我给你的玉佩呢?”

何铭笑道:“我当是什么事呢!放心啦!你的玉佩我保存的很好,不会丢的!”他拍了拍我的头。

“哦……那最好。”

“好啦,没别的事我走了哦。”

“哎你等等!”我急忙叫住何铭,无论怎样那句话我今天一定要说出来!

“怎么啦?”

我做了一次深呼吸,用一种很严肃的预期和他说道:“何铭,我有件很重要的事告诉你。”

我突然严肃的表情让何铭有些奇怪:“怎么啦?”

看着何铭奇怪的表情我有些犹豫,就这样说出来会不会很尴尬?不管了!我咬咬牙对他说:“何铭,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你……你,喜欢我吗?”何铭愣了愣,笑着说:“喜欢啊,当然喜欢,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呢!”

我没想到他回答的这么快,可是我看到了他眼里的躲闪。我有些失望。

“最好的朋友?有多好?”

“这个嘛……就像你和梓瑜一样啊,梓瑜不是你的好闺蜜吗?我也是你的闺蜜啊!”

“只是闺蜜啊。”我彻底失望了。

何铭继续玩笑道:“那当然,总不能让我给你当男朋友吧?”

听他这么说,我也假装玩笑道:“也不是不可以啊?”希望他可以明白我的暗示。

何铭沉默了一会儿,抓了抓脑袋说道:“别开玩笑了!我们太熟悉了!知根知底难下手啊,况且我从不和异性朋友恋爱的。”

我有些气恼他这个榆木脑袋,便小声嘀咕:“嘁,没情调!”抬起头突然对上他那双亮亮的眼睛,他脸上挂着一丝坏笑:“怎么?我们的夏大小姐难不成看上我了?”

我的心思被他看穿,心里一阵慌乱,表面上却强装镇定。我一脸鄙视地说道:“你?算了吧,像你这样娘娘腔的类型可不是本姑娘的菜!”

何铭被我气得脸红:“喂!夏安洁,我可没招你啊。再说,像我这么帅的,哪里娘娘腔了!”

我瞪他一眼说道:“你就是!哼!”然后转身离开。只留下他一个人忿忿不平

的叫嚷着:“夏安洁!你给我说清楚!我哪里娘了!喂!别走!”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你以为喜欢的人也喜欢你,当然,世界上最残酷的事也莫过于“你以为”。

一天夜里,何铭陪我在操场散步过后便送我回宿舍,从操场到宿舍的很长一段路我都没有说话,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走到了女生宿舍的楼下。何铭看了看表说道:“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

“不,我不回去,不想回去。”我说道,不是真的不想,其实就是想和他多待一会儿。可是何铭这个榆木脑袋就是不解风情。他苦笑道:“该不会又要让我陪你晒月光吧?”我看了看他说道:“没有,只是不想回去,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怎么,不开心?”

我看着月亮发呆:“何铭,其实那天我没有开玩笑,我说了我喜欢你,我是认真的......”

何铭突然打断我:“安洁,你累了,回去休息吧。”

我终于忍无可忍,我知道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不可能不知道我的心思,他一直都在逃避,一直都在装傻,我受够了我们之间的这种暧昧,只想求一个结果,所以我一口气说完了一直憋在心里的话:“够了何铭!你就不能好好听我说一次话吗!我说过,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我知道你心里有阴影,但是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你为什么就不能敞开心扉迎接一段新的感情呢?”但是说完之后我后悔了,我看见他眼里的光黯淡了下去。

何铭沉默了很久才说出一句:“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

何铭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好!那我们可以试试!但是,结果如何,我们谁都无法预测,这个结果,你能接受吗?”

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

尽管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但至少何铭最终还是接收了我,心里的石头也总算落了地。我答应了他:“好,我不后悔,只要过程美好,结局让我怎么哭都可以!”

我当时高兴到疯狂,可是我没有猜到故事的结尾,如果我可以预想到结果,也许我不会这么早做决定。我们交往了两个月之后,何铭突然把我约了出来说有重要的事和我说。

“何铭,你找我有什么事啊?”他今天很奇怪,说话吞吞吐吐,眼神躲闪。

“安洁,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什么事啊?”

何铭躲避着我的眼神,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一样对我说:“安洁,你……觉得我们这样好吗?”

我有些不明所以:“当然好了,怎么了吗?”

“其实……我们……那个,安洁,我的意思是,我们度过的这两个月,你觉得怎么样?”

我有些奇怪,他今天怎么怪怪的?

“我觉得很好啊,何铭,你今天怎么了?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

何铭的语气突然冷漠,让我有些猝不及防,他的眼里再也看不到任何波澜,他用冷静至极的口吻对我说道:“我真的很不想说出这句话。”

我想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了:“何铭……你想说什么?”

“安洁,对不起,我想......”

我不想再听到下面的话,打断他说:“何铭我知道了,我,明白了。”

“安洁,对不起,我……”

我忍住眼泪强行扯出一个微笑:“没关系的,无所谓,我也不想强人所难,你不喜欢我,我不怪你。”

“安洁......”

“何铭,我累了。”我别过脸不再看何铭,不想让他看见我的狼狈。

何铭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儿他对我说:“那你回宿舍好好休息,我,我回去了。”

直到他走远了我才敢转身,我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其实我早就想到了。只不过我没想到这一切来的那么快,何铭是我喜欢的人,可他那天,却把我伤得体无完肤。剩下的我记不清了,只记得,这件事情之后,我们的感情淡了好多,接近名存实亡。他再也不是心中那道照亮我的光。

脑海中的片段慢慢模糊,我渐渐从回忆中走出来回到现实,重新面对眼前这个静若深潭的男生,他是我的执念,是我曾经想用生命去爱的男生,在我和他交往的五个月零六十三天里,我几乎把全部的精力都倾注在了他身上,把我生命中最美好的爱都给了他。但此刻,他已经不属于我了。

咖啡厅里放着柔和的抒情音乐,这家咖啡厅是我和何铭最喜欢来的地方。我很喜欢这家波西米亚风格的咖啡厅,也很喜欢这里的音乐。但现在坐在这里听着我喜欢的音乐,却有种不可名状的悲伤。

“好久没来这个咖啡厅了,还真是想念呢!”我说道。

何铭一边把服务生送过来的咖啡递给我一边问道:“今天怎么突然想来这里了?”

我看着咖啡表面漂亮的拉花,拿起勺子把它搅碎,说道:“何铭,我想和你分开。”

何铭没有说话,一语不发的搅拌着面前的咖啡。

咖啡表面的拉花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我没抬头,继续搅拌着我的咖啡:“追着你的影子,我太累了,何铭,我不想让自己再这么累下去。况且,我没有强迫人的习惯,你不喜欢我,我可以放你走。”

“安洁,我不是这个意......”

我打断何铭说道:“我没有要怪你,毕竟是我的错,我误会了你的意思,并且一直在误会。所以,我决定离开你,一是觉得我们的缘分已经了结,二是我想看看没有你在我身边会是什么样子。何铭,你很好,可惜,你只适合当朋友。”

何铭舒了口气,说道:“你想明白了就好,我尊重你。”

我看着他故作轻松的笑道“无所谓啦,没关系的。对了,我送你的玉佩还在吗?”

“还在。”

“那就好,找个时间,把它还给我吧。”

“好。”

我深吸一口气很认真地对他说:“何铭,从今天起我和你正式分手,从此我们两个人再无瓜葛。还有......”我眨眨眼睛忍住了即将掉下来的眼泪。“何铭,你弄碎了我的心,所以,我要惩罚你。”我的眼里闪过一抹狡黠的光,对他说:“我要对你下诅咒。”

何铭有些诧异的眨眨眼:“诅咒?你要诅咒我?”他摇头苦笑道:“我倒是好奇是什么诅咒呢”

我笑着一一说出我的“诅咒”:“第一,你伤了我的心,我诅咒你今后永远都不会遇到像我这么爱你的女孩儿了。第二,你对我并不是真心的,是在迁就我,所以,我诅咒你永远得不到真心。第三......”我终究是没忍住我的眼泪,心像是被挖走了一块一样,空荡荡的痛:“也是最重的一条,你害我没有了心,所以,我诅咒你生生世世都要受情劫的折磨!”

“好!我接受!”何铭郑重地说道。

“好!以天为证!”

“以天为证!”

我向何铭了最后的道别:“再见。不,是再也不见,何铭,我们后会无期!”说完我离开了咖啡馆,转身的一刹那,我的世界彻底坍塌。

何铭看着女孩的背影怅然若失,他盯着对面空空的座位自言自语:“永远都不会遇到像你 一样爱我的女孩儿了吗?安洁,你不会知道,五年前,我也这样曾经对一个女孩儿说过她再也不会遇到像我那么爱她的男生了。”他自嘲的笑了一下:“没想到这句话最终又从你的嘴里说了出来,真是讽刺啊……”

说好的离开,决定了就不会回头,但愿以后的生活,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我已将所有的日子,编成一本诗集,只期盼你的题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