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茶壶的盖子坏了,茶壶也就失去了泡茶的功用,但茶壶陶质不错,釉也可以,就没舍得扔掉。丢了盖子的茶壶在茶几的下层里,尘封了很久,有时候打扫卫生,拿出来洗洗看看,仍旧归于原位。前几日逛花店捎回来一棵小小的文竹,觉得文竹的气质与茶壶很是相配,于是茶壶又有了新的用途。

10.png

不算这一次,以前还养过两次文竹,但也许是不得法的原因,文竹在我的管理下都不算长寿。第一次养的文竹,记不得活了多长时间,反正很短暂。第二次养的文竹,时间稍长一点,一年半的样子。前一年春天来到家里,走过炎热的夏,越过寒冷的冬,第二年春天长出新的植株,并且还开了白色的小花,心中甚是欢喜。不成想,接下来的日子里,针状的叶变黄,干枯,掉落,新长出的植株也都夭折了。眼看着凋零,无能为力,很是怜惜。后来才知道文竹一旦开花就香消玉殒了。

挺喜欢文竹这种绿植,儒雅,谦和,不卑不亢,落落大方,没有粗壮的枝干,却于柔枝细叶中自见风骨,一袭翠绿素妆,春夏不改,秋冬不变,不着彩妆,自带风流。

古人爱竹指的多是青青翠竹,因为翠竹有很多美的寓意象征。竹子中空,寓虚怀若谷,竹高万丈,尺长见节,寓高风亮节,挺拔傲立,寓宁折不屈,翠竹群居,三五成丛,棵棵竹鞭相连,寓团结奋进,凝心聚力。竹入诗入画,“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竹不开花,却是花中四君子之一,就是因为竹象征的气节。竹为文人所爱,东坡曰“宁可食无肉不可,不可居无竹”,我等凡人,没有到居室必有竹的境地,需要肉也想有竹,但空中楼阁是不适合翠竹生长的,于是文竹多少也慰藉了爱竹之心。

瓷,泥土和清水的凝合,釉料和烈火的升华,唯美与坚强交融,于时光流转中兀自风流。有一段时间很喜欢看电视栏目《鉴宝》,木器,青铜器,书法,字画,陶瓷,每一件藏品都是一段传奇,每一件藏品都有一个故事。喜欢这些器也喜欢背后的传奇,其中,最喜婉约的青花。色彩单调,却勾勒出王者气息,笔笔简洁,却有一种由内而外的华贵。淡泊宁静清朗飘逸,美在温厚含蓄,美在气韵流动。“天青色烟雨,而我在等你”,一曲青花瓷带着唐宋的诗风词韵,在素色的胚胎上刻一段缠绵的心事。五音不全如我,不会欣赏曲调,但喜欢如青花一样温润婉约的歌词。

我等布衣,没有青花珍品,但不影响对瓷的喜爱。

竹是雅的,词瓷是雅的,和书香相称,于是我上网课的地方有了一壶文竹。

备课做题,眼睛累了,转过方向看看窗台上的一壶文竹,白瓷,蓝釉,翠叶,心中有说不出的欢喜。有时候写点文字,思路受阻,沉思凝神之时,也看看这壶文竹,看着看着思路就通了。其实不通也不打紧,反正不是为了什么而写,只是随性提笔罢了。

此时,一壶文竹在光影里兀自沉静着,白瓷反射着亮白的光,伸进暗影里的文竹似乎在悄悄地说着什么。突然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句话,“我有一个花瓶,却不用来插花,用来供养天光,空气,禅意”。仿写一下,我有一个丢了盖儿的茶壶,不能用来沏茶,正好用来养一壶文竹,蓄一壶诗意。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我已将所有的日子,编成一本诗集,只期盼你的题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