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SSNI-468说是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小广带着结婚没多久的妻子回了趟广岛乡下老家。

这是他工作以后第一次回家过年。(日本的新年为1月1日)往常新年,在外工作的自己往往不太舍得买昂贵的新干线车票,又加上舟车劳顿,只能寄点贺年卡给家里,顺便电话慰问以表心意。

最近听说在广岛的奶奶身体抱恙,自己这才匆忙订票和老婆一起匆匆赶回去。

SSNI-468里的奶奶年迈,身体日渐衰弱,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小广(天海つばさ)自己也是快到而立之年。只是记忆中小时候奶奶亲手做的天妇罗和酱黄瓜,估计再也吃不了几次了。

其实大学毕业后,父母也劝诫过他回到广岛(天海つばさ),毕竟东京竞争激烈,翻倍的房价和物价,到处都是压榨平成男儿的黑心资本家。只是自打小翼离开后,小广就特别害怕回去。广岛始终是以前的广岛,但是每一条街道,每一条河流,所有熟悉的画面里都再也看不到小翼出现,仿佛有人刻意篡改他的记忆,想把小翼从他脑海删除。

高中时他和小翼的恋情是禁忌而隐秘的,血缘关系是世俗无法承受的悲痛。他们无法面对刺目的阳光,在学生时期的一段缠绵悱恻之后,最终也走向流干红泪的结局。

SSNI-468的后来,小广(天海つばさ)去了东京,小翼去了新加坡留学生。过了几年,听说了小翼在新加坡结婚,小广却也没有收到她的婚礼邀请。

最终,小广(天海つばさ)在得知她已为人妻子的消息后后,选择放下过去,重新开始。与现在的妻子香奈结识,那就是后来的事了。

小广(天海つばさ)回到奶奶家时,奶奶热情地欢迎了他们夫妻俩。但是在奶奶家门口遇见小翼的时候,即使香奈在身旁,小广也难以掩饰内心的惊讶和喜悦。

SSNI-468里转眼十年过去了,她的面貌却未见有什么变化,眼神有如当年那般的清澈,总能轻易看穿小广内心深处。

“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简单的招呼之后,他该怎样的名义向妻子香奈介绍她呢?最终,他犹豫地说出了——表姐,只是关系好的亲戚而已。

小广(天海つばさ)夫妇和小翼在奶奶带领下来到屋内围着被炉饮茶,随后各自聊着身边事。不过,香奈在喝完茶之后聊表歉意地说了声要告别。

小广(天海つばさ)随后开车送他去仙台的机场,毕竟新年了,她也想看望一下父母,但是小广还是留在广岛,没有随她一起去。

回来后,家里也只剩下三人了,而三天后小广也会回到东京工作。

然后,他与她喝酒,说着各自的身边事,也追忆从前。小翼告诉他已经离婚的事实,丈夫外遇,她选择了一个人的坚强,在海外生活也并非像外人想象的那么好。

SSNI-468的他现在唯一能为她做的就是安慰,她的伤痕只有他能治愈。(天海つばさ)是她记忆里唯一的创可贴,他之后撕开他的全身的包装,用力的,贴在她滚烫的内心深处的伤疤上….

当然,他这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创口贴,并不防水。

三天转瞬即逝,十年的想念显然用三天无法用身体诉说的完。(天海つばさ)也知道,香奈还在等她,小翼是少年时错误而难忘的过去,而香奈,是他身为男人要背负的未来。

SSNI-468最后,走的时候,又下了一场大雪。十年前下的那场大雪,他和小翼紧紧依偎,约定好不会分离。现在还是同样的人,但是已经不是同样的雪。所以,她只能目送他离别。

但是,她爱他,所以知道到此为止,再往前一步,各自都将走向深渊。

以后,是再见呢?还是再也不见?

SSNI-468给8.5分吧,这部的意境真的挺唯美的。但是朝雾净导演的这次拍摄堪称翻车级别,这个摄影简直糟糕透顶。谜一样的滤镜,虽然(天海つばさ)已经是老兵了,但是脸上皮肤拍的这么粗糙还要你后期干什么?还有雪景的拍摄效果本身是唯美,但是这效果太五毛了….

喜欢天海翼作品的狼友可以看看之前码的段子:IPX-338:天海翼(天海つばさ)花心渣男与正妹上司作品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我已将所有的日子,编成一本诗集,只期盼你的题名